孤爪🐾

想写出好文的犬控哈士猫一只。
主吃cp:福华、bcmf、麦雷、贾尼、拔杯、盾冬、杰埼、虫贱等
比较挑食,cp不拆不逆,互攻的话清水可以。
沉迷于吸食马丁·弗瑞曼不能自拔,爱他一辈子。

自己瞎剪的一小段潮爷嘿嘿
每日亿吸潮(ฅ'ω'ฅ)♪

吐血三升(•̩̩̩̩_•̩̩̩̩)

哈哈哈哈天使小表情太可爱了!!!
好兆头二刷ing(不愧是好上头,真上头)

偶然看到一张图,Sherlock那时候在楼上看到的,应该就是这样小小的John吧。看上去比平时还要小得多,站在下面绝望地抬头看着他。

John乞求他别跳,但怎么可能,计划就是计划,更何况……

Moriarty想要John,Lestrade和Mrs Hudson的命,Sherlock怎么可能给呢。


PS:cp的tag有些私心,占tag真的很抱歉,求轻拍

【福华】守护兽(2)

于是……这就是咕了好久的第二篇(的一部分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Chapter 2

     “我恐怕是疯了。 ”

  这是跟着Sherlock成功跳过两幢楼的间隙时,John心中所想。

  第一次见面后,John告别Mike,拄着拐回到了自己简陋的小公寓。

  那个叫Sherlock的奇怪卷发男和那只硕大的黑豹让他有些心烦意乱,Ralap也是。

  “嘿,伙计,”John轻轻拍了下金色大狼的脑袋,可怜的家伙被黑豹那突如其来的一出搞得现在还有点怔愣,“ 你说他俩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“呜—”Ralap翻了个白眼,发出懊恼的低嚎。

  看在上帝的份上,鬼知道那头该死的黑豹为什么会对它这么热情!

  John被大狼郁闷的表情逗笑了:“好啦,别垂头丧气的,咱们可是上过战场的兵。明天还要去和他们看房呢。”

  没准以后还得每天和他们住在一起。

  Ralap无限悲哀地垂下头 ,一向直直竖起的大耳朵无精打采地耷拉在两边,John在旁边笑得停不下来,引得周围路人纷纷侧目(大部分人看不到Ralap)

  可别忘了你的那位卷发男,它愤愤的想。

  与此同时,Sherlock正在回贝克街的道上。

  手指敲击键盘时清脆的噼啪声,充满出租车不算大的空间。

  “今天那出,怎么回事? ”驶近半程,Sherlock突然张嘴抛出个没头没脑的问题,他不再打字,把手机滑进衣兜若有所思地看着端坐在自己身边的黑豹,“解释。”

  黑豹Albert搭在爪子上的尾巴不自然地向上翘了翘,然后把头扭向窗外,假装看风景。

  欲盖弥彰。Sherlock饶有兴致地挑眉,那小军医……好像不算太无聊。

  心脏,就是那颗他记事起就认定压根不存在的脏器,在想到实验室发生的事时跳出了之前从没有过的频率。

  头刚到他肩膀的小个子前军医站在他面前,拄着拐,背却挺得很直,半仰着头,浅金色的头发在发光二极管的照射下散发着柔光,一双蔚蓝的眼眸清澈而纯净,目光温和且坚定,看向他时却充斥着不信任与防备(虽然掩饰得很好,但对Sherlock来说不算什么)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名字——John,一张圆圆的,不算特别英俊但很周正的英国大众脸。

  表面看来,他只是一位饱经PTSD折磨的普通退役军医 ,安于现状,只想在伦敦找个能忍受的合租对象随遇而安

  但事实上,其周身散发的气息和眼神却与之截然相反。

  Sherlock用手不着痕迹地按了下心口,他胸腔里的心脏狠狠撞击着肋骨,强壮有力的心肌将血液泵至全身,除追捕犯人外,第一次有这种感觉——久违的,活着的感觉。

  John Watson。他在心中反复吟诵这个极其大众的名字,暗暗惊讶于它给自己心脏带来的震颤感。

  普通却不平凡,简单而又复杂,一个矛盾至极的男人,他就像一个巨大且令人费解的人形谜题。

  而Sherlock爱死了谜题。

【福华】烙印

含私设,由于时间关系,有些地方逻辑可能会出问题,请见谅。守护兽我大概也许还会更的吧(小声bb)

送给鸡仔 @一杯冰红查

☼+:;;;;:+☼+:;;;;:+☼+:;;;;:+  

         Sherlock Holmes从小便与同龄人不大一样。

  准确来说,大相径庭。

  “Sherlock Holmes!”

  又一次,11岁的Sherlock当着全班同学大声指出女班主任昨天晚上曾和校长鬼混,并用一般11岁小孩听都没听过的高级词汇狠狠羞辱了她一番。

  “把你家长叫来!现在立刻马上!”女班主任声嘶力竭地怒吼。

  “Evans小姐,鄙人对舍弟不当的行为深感抱歉。”Mycroft皱眉看向自己爱惹事的小弟,“Sherlock,道歉。”

  “这不公平!明明是她先侮辱我写不出那愚蠢的作文!”小Sherlock愤慨的别过头,态度坚决,“总之我绝不道歉。”

  接下来不管Mycroft和Evans小姐对他说(吼)什么,他都只回以倔强的后脑勺。

  “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我就会向上级申请开除他。”Evans小姐脸黑得像锅底,“我想您应该不是不明事理的人, Holmes先生。”

  Mycroft微点下头示意便带Sherlock回了家。

  自那天后,班里同学们看Sherlock的眼神越来越不友好,有些甚至开始带头欺负、辱骂他。

  “Freak!” “Piss off!”他们常骂,有时还伴随着推搡或泼来的水。

  Evans小姐从未制止过学生们过分的行为,偶尔看到了也只是象征性骂两句。

  不知何时,Sherlock突然发现一串类似墨迹的东西出现在腹部。

  开始他并没在意,可墨迹却变得越来越深,也越来越清晰。

  过两天再看,Sherlock倒吸了一口气。

  那串墨迹是他熟得不能再熟的两句话:“Piss off!”和“Freak!”

  随着时间推移,Sherlock得出了结论:所有咒骂,都会变成这种墨迹,从浅灰到深黑;从模糊一片到清清楚楚印在身上。

  在数次尝试用浴球搓掉墨迹无果后,他终于挫败的认命:就算把皮都搓掉,那玩意儿也还是会和皮肤一起长出来。

  如同烙印一般,永远无法消退。

  渐渐的,烙印越来越多,它们从他的腹部开始,蔓延到腰上,最后再次绕回腹部。

  每次照镜子Sherlock都能看到,深黑色印刷体字迹一圈圈缠绕在镜中人苍白的皮肤上。

  纵然Sherlock Holmes自称为高功能反社会人格,也绝不可能没有心(即使他本人坚称他没有)

  他开始产生严重的自我厌恶,并成功瞒过了身边所有人,包括Mycroft。

  而那些近乎自毁行为的理由,自然而然成了“太无聊”。

  就在Sherlock即将崩溃时,一个小个子金发男人撑着拐杖,一瘸一拐地闯入了他的世界。

  John Watson,他平凡、温暖、正直而且善解人意,近乎是Sherlock Holmes的反义词。

  Sherlock第一眼便断定,这个男人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。

  但仅在见面后第二天,John就做出了让Sherlock吃惊的事:在出租车上大声赞美他的演绎(发自内心的)还为他杀了个人。

  而见面后第三天,也是John正式成为他室友的第一天,“不会造成影响论”彻底碎成了渣。

  Sherlock盯着一圈明显淡了不少的烙印,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。

  John这个名字本身就很普通,大街上随便喊一声,没有十个也得有五个人同时回头。

  可John Watson却永远是特别的。

  他是第一个赞美他的人;第一个为他(只为他)杀人的人;第一个能一直忍受他的人,也是……第一个发现他秘密的人。

  意外发生在一次与犯人搏斗的时候,Sherlock没料到那个家伙身上带了四把刀。他成功打掉了前三把,最后被第四把划伤了左臂。

  狠狠回赠一记上勾拳将犯人揍晕在地后,Lestrade和John才气喘吁吁地赶过来,他不动声色捂住伤口,静静杵在一边。

  直到Lestrade线把人压走,John才发觉不对劲,“Sherlock,你没事吧?”他有些担忧的看了看一直沉默的室友。

  “没事。”Sherlock简短回答。

  他大步走出小巷子,伸手拦了辆出租,John也跟着坐了进去。

  上楼时Sherlock的视线因为失血有些模糊,踉跄了一下,被John及时扶住。

  他在借助灯光看清Sherlock苍白脸色的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:“老天!”然后二话没说半拖半抱将其弄上了楼,安置长沙发上。

  John把他的大衣扒下来,看到被血浸湿了一大半的衬衫时又倒吸了口冷气:“老天!Sherlock Holmes,你他妈是不是活腻歪了?!”

  Sherlock眼皮开始打架,连带John气急败坏的叫喊也听不太真切。

  只隐约听到:“伤口有些深不过不严重,既然已经到家就不用去医院了……需要缝合……要脱上衣……”

  脱上衣……?脱上衣!

  他忽略失血带来的眩晕感,猛地坐直:“不,不行,不能脱。”

  John不解地偏了偏脑袋:“Sherlock?我们都是男的,而且只是上衣。不然不方便缝合。”

  可纵使Sherlock再怎么挣扎反抗,失血过多的状态下也阻止不了暴躁状态的前军医(暴力小泰迪)

  John今天第三次倒抽冷气;“老天……”

  Sherlock认命般转头闭上双眼,心被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惧攥紧。

  John会厌恶他,会离开他。

  光是想到这个,身体就控制不住地打颤。

  直到John用指尖轻抚那些(已经有些模糊的)烙印,Sherlock才敢回过头看他。

  他的指腹上有层薄茧,擦过烙印时感觉温暖干燥又有点粗糙。眼神中满是愤怒和怜惜,全无半点厌恶。

  “哦……Sherlock…你…怎么……”

  “John,我还在流血。而这个,”Sherlock指着烙印打断John,“事后跟你解释。”

  “哦,哦,抱歉!”John窘迫地摸摸鼻子,进屋拿出急救箱开始缝合。

  缝好后,疼得半死(因为John没有麻药只能硬挨)的侦探瘫在沙发里,医生则伸出舌头舔了下唇:“所以……那些是纹身吗?”

  Sherlock垂低眼帘:“不是。”

  他大体给John解释了一下这个烙印。

  后者在听到Sherlock的童年遭遇时出离愤怒,一双墨蓝眸子瞬间被怒火点燃:“他们怎么敢?!”

   那片墨蓝中跳动着的小火苗让Sherlock没来由地想到John和房东太太曾一起看一部电影时,偶然听到过的一首插曲。

  于是他借头晕时的片刻莽撞,翻身将医生压在沙发上:“在无尽痛苦中我只能被你所拯救,从你的名中,我找到我存在的所有意义。①”

  “Sherlock?!”John显然吓得不轻,“你这是在向我……表白?”最后两个词轻得几乎无声。

  “没错,所以回答我,Yes or no?”

   John深深望入Sherlock漂亮的浅色眼眸,发现里面溢满了认真与紧张,无半点玩笑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Oh god yes!”声音控制不住地颤抖,他仰头主动吻上那两片已渴望许久的唇。

  第二天,Sherlock在沙发上悠悠醒来,怀中拥着暖呼呼的小小一团,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,嘴角上扬,弯出名为“幸福”的弧度。

  他身上缠绕多年的那些烙印彻底消失了。

 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烙印在心口的名字——John·H·Watson.

☼+:;;;;:+☼+:;;;;:+☼+:;;;;:+

注解:  

  ①In the pain, there is healing,In your name I find meaning.

  在无尽痛苦中我只能被你所拯救,从你的名中,我找到我存在的所有意义。 ——《Broken》

突然好想好想我家的仓鼠……

最近诸事不顺,以前还能跟茶们叨叨两句,现在身边却连个说话的鼠都没有了呢。

会突然有种想哭和无助的感觉一下漫上来。

总感觉自己仰面躺在水里,依稀能看到光照进来

伸长手又总离水面差那么一点点

紧接着不断地下沉下沉一直下沉

离光越来越远……

肺中空气尽数化作气泡被吐出

心里翻滚着窒息、绝望、无力

夹杂着矛盾的释然、解脱和兴奋

讲真

好累啊

emm,您点开我的首页,是我的荣幸:)
这里孤爪,不过愿意叫我哈士猫或者爪儿都无所谓。
主要精神食粮是:福华、麦雷、bcmf和最近刚入的好兆(上)头CA
坚持读到这里的小可爱,注意排雷,不喜↖,谢谢!
最后留下来的亲,望日后相处愉快ฅ^•ﻌ•^ฅ

☼+:;;;;:+☼+:;;;;:+☼+:;;;;:+☼+:;;;;:+☼+:;;;;:+☼

刚又双叒叕把老文修了一遍……总是今天看满意过两天又能发现满满的槽点。
如果有人发现我的小渣文有些细节老变,请见谅
变成一只悲伤滴爪儿(´-ι_-`)

【HW】孤独

        孤独,这个词似乎和John特别有缘。

  15岁之前,那个混蛋还活着的时候,虽动不动就遍体鳞伤,但他还有妈妈和Harry。

  三年后的一天,车祸带走了Watson夫妇。不久,Harry也因此染上酒瘾。

        晚上,门外酒瓶摔碎的声音格外刺耳。

        刚成年的John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蜷缩在床上,紧紧捂住耳朵。

  26岁参军,之所以选择军医,是因为那样他就可以把一切抛在脑后,只想着:“哦,那儿有个人还活着,我要去救他。”

  心头沉甸甸的使命感和在战场时飙升的肾上腺素给予他安慰。

  两年后,一颗子弹送他回了伦敦,代价是被穿透的左肩和一条瘸腿。

  严重的PTSD导致他经常在半夜猛然惊醒,然后坐在狭小公寓中同样窄小的单人床上愣神到天明。

  他对心理医生说什么事儿都没发生,但显然事实并非如此。

  重回伦敦的一年内,要不是有着军人的毅力,他极有可能会因为深陷失眠、孤独、无助等折磨的苦海而选择自我了断。

        那段日子里,他的世界中只有孤独相伴。

  直到在巴茨遇到Sherlock· Holmes。

  “Afghanistan or Iraq?”这是他对他说的(除去借手机那句谢谢外)第一句话。

  随后他们一起去案发现场,一起吃饭,一起飞奔在伦敦的大街小巷(老天,他们甚至在楼房上跳来跳去)一起靠在墙壁上大笑,他还治好了他的PTSD。他们就像认识多年的朋友一样,可看在上帝的份上,他们刚见面两天都不到。

  有严重信任危机的John信任Sherlock。

        每当和他并肩站在一起,心底就总会冒出些特别的感觉:温暖、快乐、充满爱意的。

  Sherlock是John的救赎。

  和Sherlock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是他人生里最快乐的时光,他不再彷徨无助。

  可上帝就是不会这么轻易让他过好日子。

  John失去了他的救赎。

  他没能挽救他。

  他亲眼看着他陨落,如同一只折翼的黑色大鸟。

  他死死掐住的手腕,是冰冷的。

  没有脉搏……没有脉搏……没有……脉搏。

        那双属于且仅属于Sherlock的浅色眸子失去了往日光彩,取而代之的是黯淡、茫然、呆滞。

        “Sherlock,这一点都不适合你。”John低声喃喃。

        过于……安静,死气沉沉。

  最后,他再次与孤独相伴。

  站在冰冷的墓碑前,John掩面失声哭泣。

  他的世界在Sherlock纵身跳下的瞬间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    本就千疮百孔的心脏叫嚣着Sherlock的名字,用尽全力在胸腔挣扎,它企图跳动,最终却只发出类似酒瓶破碎的声音。 

  “I was so alone,until that day I met you.”

  “I am so alone,because that day I lost you .”

守护兽【私设】

    大量私设,注意防雷!

  这个世界里每人都有一只自己的守护神,或者说守护兽(因为基本上都是动物) 个人偏向叫守护兽。

  每个婴儿呱呱坠地时,手上都会抓着一枚外壳坚硬的蛋,蛋壳颜色就是守护兽的毛色。
  
  当婴儿第一次睁开眼的时候,守护兽会破壳而出,一瞬间周围人都能看到他守护兽,但,是闪现,很快就消失了。   

  那是唯一一次可以看到别人守护兽的机会,灵魂伴侣除外。

  守护兽刚破壳就是成年状态。它们与被守护者共享灵魂,也就是说被守护者受的伤会出现在它们身上。

  而且守护兽咬被守护者一口,顶多疼一下,不会有皮肉伤。  

  被守护者去世时,守护兽变回一个蛋,再不会破壳。   

  很浪漫的一种生物呢,在你睁眼时它会出现陪伴你一生,闭眼时和你一起走。

  再说下灵魂伴侣,其实就是两个残缺灵魂的相遇,但残缺程度不同,契合度也会不同。很少有契合度100%(两个灵魂残缺正好50%)

  他们可以看到对方的守护兽,有些灵魂契合度高的甚至能够碰触。  

  OK,大概是所有暂时能想到的私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