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士猫

想写出好文的狗控哈士猫一只。
主吃cp:福华、bcmf、麦雷。
可食用cp:贾尼、拔杯、锤基、幻红、EC、盾冬、杰埼等。
比较挑食,cp不拆不逆,互攻的话清水可以。
沉迷于吸食马丁·弗瑞曼不能自拔,爱他一辈子。
欢迎小可爱扩列~
扣扣号:3093107028

@梦中的出航  @今天太太们的粮也是好吃的要死 觉得你们会想要这个图。
在网易云一个歌单封面发现了这幅图,所以分享给其他小可爱们😊

突然脑洞,文笔君壮烈牺牲。

你就在我身边,以致我毫无畏惧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歌曲《我心永恒》

PS:在B站看到的一个福华视频,觉得挺有意境就做了个渣图(ミ´ω`ミ)

真的好喜欢小动物……尤其狗狗!
可惜身边没有几个狗控,都是猫控😔

     简介:一篇关于婚礼的双视角脑洞。
  
  “Sherlock·Holmes。”
  “我是John·Watson。”
  
  “我和他是室友。”
  “我们在巴茨的实验室相识。”
  
  “当时我正在做实验,然后他走了进来。”
  “他几乎一眼看透了我,说话语速快得像机关枪,让人招架不住。”
  
  “他被我说懵了,呆愣在原地。”
  “等我反应过来,他已经走到门口。”
  
  “他那副蠢样子让我难得有些冲动。”
  “老天,他当时扒着门冲我眨眼 !”
  
  “看房时,我邀请他一起去现场 。”
  “车上,他的推理有点侵犯个人隐私,但那真是太神奇了!”
  
  “他居然为我杀了个人。”
  “我们当时才见过两次面……”
  
  “他是条奇怪的金鱼。”
  “他是个奇怪的家伙。”
  
  “虽然有时他过于愚蠢。”
  “虽然有时他让我抓狂。”
  
  “但我们相处得很愉快。”
  “但我们相处得很愉快。”
  
  “心里多了种莫名的情愫。”
  “总控制不住地想看他。”
  
  “这种多巴胺分泌过多的感觉,”
  “据经验看,”
  
  “很明显。”
  “我……爱上了我的同性室友。”
  
  “有一件事我从未告诉过他。”
  “其实……”
  
  “我曾无数次幻想和他的婚礼。”
  “我曾无数次幻想和他的婚礼。”
  
  “我们会一起试吃婚礼蛋糕、挑选香槟、设计邀请函。”
  “我们会一起去试穿礼服、订餐厅、设计婚礼的每个细节。”
  
  “我还会教他跳舞。”
  “没准他还会教我跳舞。”
  
  “揽住他的腰,那颗金色小脑袋会时不时歪两下,湛蓝的眸子专注的看着我。”
  “他那双漂亮眸子里,黄、绿、蓝三色均匀混合并随光线而改变,其中还缀着点点黑色,深邃如湖水,我几乎溺毙其中。”
  
  “身后录音机里响着我拉的曲子。”
  “那是我们的Waltz。”
  
  “反身,摆荡,倾斜,升降。”
  “我努力跟着他的节拍,他也低下头在我耳边轻声提醒。真是该死的低音炮。”
  
  “结束后,我会吻他。谁让他老是舔嘴唇。”
  “这个吻一定会漫长到让人窒息。”
  
  “但这些终究只能是幻想,因为……”
  “他当着我的面从楼顶跳下来。”
  
  “不这样就没办法保护他。”
  “…我眼睁睁……看着他…对我说再见。”
  
  “当时我只想着不能让他死在面前。”
  “他就这么重重摔在地上,隔着老远都能听到骨骼断裂的声音。”
  
  “那些人说得对极了,我就是个自私自利的混蛋。”
  “血从他身下淌入街边未干的雨水中,从黑红到鲜红,比我在阿富汗看到的所有惨状加起来还要刺目恐怖。”
  
  “可就算一切重来,我还是会这样选择。”
  “现在他回来了,但我怕了。我的世界再也经不起这样毁灭性的沉重打击了。”
  
  “今天,他要结婚了。”
  “今天,我要结婚了。”
  
  “不是和我。”
  “和Mary。”
  
  “他的新郎服很好看。”
  “他……穿着伴郎服。”
  
  “他笑得很幸福,但我看得出勉强。”
  “他面上带笑,眼睛里却装满悲伤。”
  
  “跳舞时,我为他们拉了那首Waltz。”
  “曲名不再是Waltz for John and Sherlock,而是Waltz for John and Mary。”
  
  “他低下头,和新娘拥吻。音乐响起,我唯一的舞伴却已不再属于我。我也没有理由站在这儿了。”
  “我一直用余光看着他,直到再也看不到那个落寞的身影,才强迫自己收回目光。”
  “现在起,我真的彻底失去他了。”
  “现在起,我就是Mary的丈夫了。”

       谢谢你,有你陪伴的日子很快乐。
    对不起,最后的那几天没好好照顾你。
  在鼠星好好照顾自己,下辈子看到我躲着点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❤再见,小家伙❤

【Kharthur】恋爱那点破事儿

        Arthur疑惑的皱眉,扭头看向身后。
  Khan,准确的说,是散发着寒气的Khan正抱着书站在那儿,面色不善的瞪着他。
  他们附近的人都抱着胳膊,纷纷远离“冷源”。很快,心理学这一片连个工作人员都没有了。
  Dixon也是强弩之弓,但为了他这个笨蛋弟弟不被欺负,只能硬着头皮留在“灾区”,警惕地盯着那个危险人物。
  Khan移开视线扫了Dixon一眼。
  虽然只是轻飘飘一眼,但Dixon发誓他看到了翻涌的浓烈杀气。
  Khan收回目光,走向Arthur。
  他像一只大型猫科,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逼近,上一秒看似无害,下一秒就会猛扑过来给予猎物致命一击。
  而Arthur就是那倒霉催的猎物,僵在原地动弹不得,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降临。
  Dixon猛地拉了Arthur一把,张开双臂把人护在身后。
  “愣什么神儿呢,快走!”他咬牙切齿地低吼,冷汗顺着脸颊滑落。
  Arthur如梦初醒般转身飞奔,没几步又突然停住,跑了回来。
  “我靠!你还回来干嘛?!”Dixon粗口都爆出来了:“我他妈让你赶紧走啊!”
  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抿了抿唇,和Dixon对视了一下。
  Dixon惊讶地瞪大双眼,他明白了。
  这个大傻蛋!
  “你……!”
  Arthur紧紧抓住Dixon的手,直奔出口。
  Khan黑着脸站在那,看着他们的背影,没有追。
  这绝对是Arthur跑得最快的一次。
  为了避他,拉着一个男人都跑那么快。
  心像被谁拧了一下,Khan有点疑惑。
  他在不爽什么?他有没有男朋友关他什么事?他不过是来看犯罪心理学的资料。
  将书重重放到桌子上。
  刚进来的Peter吓了一跳:“你怎么了?”
  是啊,Khan也一愣,到底怎么了……
  Peter若有所思的看着他。
  “有事吗?”Khan皱眉。
  被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盯着,感觉像在照镜子,很不自在。
  “晚上要不要一起去喝酒?”
  “……好。”
  
☆*☆*☆*我是喝酒的分界线☆*☆*☆*
  
  酒吧,两人坐在吧台旁,与周围环境的喧闹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  Khan本就话少,有心事时更甚。
  浅咂几口鸡尾酒,Peter决定打破沉默:“你今天做实验时摔了2个烧杯、炸裂4个试管、毁了3个胶头滴管。”
  “……只是失误。”
  “拜托,”Peter显然不满意他敷衍的回答:“这种失误你上高中后就再没发生过。”
  “是不是因为那个小跟班?”
  “不是。”
  “不是?”
  “嗯。”
  “看着我的眼睛,”Peter目光锐利得仿佛能看到灵魂深处:“再回答一遍。”
  Khan抬眸,没有说话。
  像两个他在对视,一个金发一个黑发。
  金发的说:“之前他跟着你,你就总会趁他不注意回头看。所以你对他并非习惯,而是在意。”
  “承认吧,你喜欢他。”
  “我喜欢,他?”
  “问问自己的心。”
  他喜欢……Arthur?心脏颤了一下。
  喜欢?Arthur?喜欢?Arthur?
  每问一次,心脏就颤一下回应。
  Khan低头看着杯中酒液,有些出神。
  红茶色……
  “我叫Arthur,Arthur·Dent。”记忆中那个有淡淡红茶味道的小孩笑得腼腆而友善,绿眸清澈如湖水,在阳光下泛着柔光。
  他向坐在教室角落里的自己伸出手:“我们做朋友吧。”
  喜欢与否?答案太过明显。
  “这种酒叫什么?”
  “长岛冰茶(Long Island Iced Tea)”
  长岛冰茶,外表简单,入口柔和,甜中带酸、微苦。却醉人于无形。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以下文笔突变欢脱风) 
  当晚,Arthur回宿舍时捡到了一只醉酒Khan(Peter:这货才喝了一杯……)
  次日又多了一个新舍友。
  学校最新八卦:震惊!法医系冰山渣攻倒追心理系蠢萌弱受。

最后补充设定:Hector、Arthur和John(虽然没出现)是三胞胎,父母离婚后母亲再婚,Hector跟继父姓,Arthur跟母亲姓,John跟亲爸。(神马逻辑啊这是……)

【福华】拼图

  今天是周日,Rosie被茉莉和她丈夫带出去玩了。
  “你今天心情不错。”Sherlock窝在沙发里瞥了一眼刚采购回来的John。
  何止不错?
  今天可是难得的休息日!
  还是难得的不用照顾Rosie的休息日!
  他甚至在打开冰箱整理时和伊万先生打了个招呼。
  “对了,你是不是又没案子了?”John突然抬起头问Sherlock。
  处于极度无聊边缘的大侦探猛地翻身坐起,直勾勾盯着他。
  “额……等会,让我先把这些弄完再说。”John被看得有点发毛,埋头进冰箱继续干活。
  很快,他把最后一件物品放好,摆手示意Sherlock过来。
  他迈开长腿轻巧地走到John身后。
  塑料袋里还有一个长方形的扁盒,被包得严严实实。
  John拿起盒子,转身笑道:“猜猜这是什么?”
  刚转身就撞进了Sherlock怀里。
  “哦!”John想后退一点,却被身后的冰箱挡住了去路。
  “John,我从不猜。”Sherlock不满的撇嘴,将盒子抽走晃了晃。
  “一些……木制碎片?”
  “噗哈哈哈!”看到对方那双漂亮眸子中流露出的疑惑,John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  “笑什么!”
  “你先,噗哈哈,咳咳……你先放开我,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  Sherlock低头看着胸前因为憋笑而不停颤动的银金色小脑袋,佯怒:“你不笑我就放开。”嘴角却控制不住上扬。
  “好好,不笑了。”John改大笑为微笑:“那么大侦探,木制碎片?这就是你的‘推理’结果吗?”
  “我当然知道这是你们的一种游戏,但是名称和规则都被我删除了。”
  “Well,聪明的男孩,有兴趣和我一起玩这个游戏么?”
  “……”
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✿我是拼图分界线ฺ ♡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
  “第一万个进店的顾客?什么鬼借口。不过是实在没人买这种无聊的东西罢了。”
  “那现在是谁在和我一起玩这个‘无聊的东西’?”John狠狠翻了个白眼,顺便提醒正和一块碎片玩命的夏三岁:“你真没玩过啊,这个明显摁不进去。”
  “把多出来的剪下去就行了。”
  “……”
  Mrs Hudson端着刚烤好的小甜饼上楼,就看到两个人趴在地上几乎头挨着头,在研究一个巨无霸拼图。
  “啊哦,小两口真是太有爱了。”Mrs Hudson轻手轻脚地下楼:“兜兜转转经历了那么多才好不容易在一起。可不能打扰到他们独处。”
  不知道是不是Sherlock的缘故,1000片的拼图仅用一个小时就完成了。
 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……
  John爬起身坐在地上,皱眉看着最后一块碎片。
  它和本应与其对应的槽不符合。
  “我说过要剪掉。”Sherlock也坐起来,用‘你居然不相信我’的眼神看着John。
  “好了,别这样看着我。”像一只委屈的大猫咪。
  将剪裁好的碎片摁入,John挑眉:“哦,一只卡通狗。”
  “不对。”Sherlock黑着脸把拼图倒了个个儿。
  一个黑体加粗版“Happy wedding”。
  “Mycroft !”他咬着牙低吼。
  John什么也没说,只是看着那个拼图。
  Sherlock紧盯他每一个细微表情和眼神。纠结,挣扎最后化为平静。
  John像是做了什么决定,抬头和他对视:“说真的,你介意吗?*”
  有那么几秒,Sherlock引以为傲的超级大脑一片空白。
  他从未奢望过这种只会在梦中发生的事能够成真。
  Sherlock微笑,给出了和梦中不一样的回答。
  “完全不。”

  *:圣诞特辑《恐怖的新娘》中的一个段子。
 ✽+†+✽――✽+†+✽――✽+†+✽――✽+†+✽――✽+†+✽――✽+†+✽―― 
 
  小剧场:
  John被Sherlock扑倒在地。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
  “干你!”

最近总是突然有很多脑洞,很多梗,斗志昂扬的打算写,结果只过了一分钟就变卦……
请问懒癌怎么治……
决定今天勤奋的熬个夜,写个试试。

【Kharthur】恋爱那点事儿(二)

     补几个设定:Peter是上一次那个陌生男人,也是Khan的哥哥。
  Dixon是Arthur最好的朋友兼哥哥。
 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
  Khan最近莫名的心烦意乱。
  Arthur自上次生日后就再也没出现过。准确的说,生日当天都没看到他。
  明明没了那个尾巴应该很开心才对。
  “Khan……Khan!”
  “什么?”Khan转回头。
  Peter无奈,今天这都第N次了。
  “你到底在看什么啊?”
  “没有。”
  “还没有,平常我和你说话,你虽然不理我,但起码还有正脸。今天光剩个后脑勺。”Peter向Khan一直回头张望的地方看了一眼,突然想起来:“诶,你小跟班呢?”
  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  每次回头看不到他,都觉得少点儿什么。
  【不适应而已。】他想。
  第一天,第二天,第三天……
  烦躁感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减反增,连带着睡眠质量也逐步下降。
  由于睡眠不足,平时本就冷冰冰板着一张面瘫脸的Khan变得更加恐怖,周身围绕着一股肃杀之气,连和他关系还算不错的Peter都不敢靠近。
  Arthur始终没出现。
  他一直在忙。
  每天早上起床,喝茶,上课认真听讲、记笔记,下了课就泡在图书馆,午饭和晚饭都是Dixon帮忙用饭盒盛回来。
  整天这样连轴转,Arthur晃到宿舍基本是沾枕即睡。
  “最近学习态度很端正嘛!”Dixon凑近图书馆里“沉迷学海”的Arthur,咧出招牌露齿笑。
  “嗯,就是比较累。”从堆成小山的复习资料里抬起头,Arthur伸了伸腰。
  “累好啊,起码没精力再想些杂七杂八的了。”
  听出Dixon话中有话,Arthur瞥了他一眼。
  “干嘛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了和他错开打的小算盘。”
  下意识想反驳,却又找不到理由。
  Arthur小小沉默了一下:“……其实,我们本来就没什么见面的机会。”
  以前如果不是他每天主动去找Khan,他们俩基本上连见一面都很困难。
  一个法医系,一个心理系;一个在学校这边,一个在学校那边;甚至连图书馆里医学和心理学中间都隔着个老么大的空挡。
  可以说是八竿子也打不着。
  “那你……”
  “只是尽量把见面的可能性降到最小而已。”Arthur耸肩,努力表现出不在意:“我暂时还不想见到他。”
  尽管他努力掩饰,Dixon还是看到了压抑在眸子最深处的悲伤。
  他刚张嘴想说什么,就觉得后背凉飕飕的,回头看了一眼。随机整个人愣在了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