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爪🐾

想写出好文的犬控哈士猫一只。
主吃cp:福华、bcmf、麦雷。
可食用cp:贾尼、拔杯、锤基、幻红、EC、盾冬、杰埼、虫贱等。
比较挑食,cp不拆不逆,互攻的话清水可以。
沉迷于吸食马丁·å¼—瑞曼不能自拔,爱他一辈子。
欢迎小可爱扩列~
扣扣号:3093107028

刚又双叒叕把老文修了一遍……总是今天看满意过两天又能发现满满的槽点。

如果有人发现我的小渣文有些细节老变,请见谅


变成一只悲伤滴爪儿(´-ι_-`)


【HW】孤独

        孤独,这个词似乎和John特别有缘。

  15岁之前,那个混蛋还活着的时候,虽动不动就遍体鳞伤,但他还有妈妈和Harry。

  三年后的一天,车祸带走了Watson夫妇。不久,Harry也因此染上酒瘾。

        晚上,门外酒瓶摔碎的声音格外刺耳。

        刚成年的John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蜷缩在床上,紧紧捂住耳朵。

  26岁参军,之所以选择军医,是因为那样他就可以把一切抛在脑后,只想着:“哦,那儿有个人还活着,我要去救他。”

  心头沉甸甸的使命感和在战场时飙升的肾上腺素给予他安慰。

  两年后,一颗子弹送他回了伦敦,代价是被穿透的左肩和一条瘸腿。

  严重的PTSD导致他经常在半夜猛然惊醒,然后坐在狭小公寓中同样窄小的单人床上愣神到天明。

  他对心理医生说什么事儿都没发生,但显然事实并非如此。

  重回伦敦的一年内,要不是有着军人的毅力,他极有可能会因为深陷失眠、孤独、无助等折磨的苦海而选择自我了断。

        那段日子里,他的世界中只有孤独相伴。

  直到在巴茨遇到Sherlock· Holmes。

  “Afghanistan or Iraq?”这是他对他说的(除去借手机那句谢谢外)第一句话。

  随后他们一起去案发现场,一起吃饭,一起飞奔在伦敦的大街小巷(老天,他们甚至在楼房上跳来跳去)一起靠在墙壁上大笑,他还治好了他的PTSD。他们就像认识多年的朋友一样,可看在上帝的份上,他们刚见面两天都不到。

  有严重信任危机的John信任Sherlock。

        每当和他并肩站在一起,心底就总会冒出些特别的感觉:温暖、快乐、充满爱意的。

  Sherlock是John的救赎。

  和Sherlock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是他人生里最快乐的时光,他不再彷徨无助。

  可上帝就是不会这么轻易让他过好日子。

  John失去了他的救赎。

  他没能挽救他。

  他亲眼看着他陨落,如同一只折翼的黑色大鸟。

  他死死掐住的手腕,是冰冷的。

  没有脉搏……没有脉搏……没有……脉搏。

        那双属于且仅属于Sherlock的浅色眸子失去了往日光彩,取而代之的是黯淡、茫然、呆滞。

        “Sherlock,这一点都不适合你。”John低声喃喃。

        过于……安静,死气沉沉。

  最后,他再次与孤独相伴。

  站在冰冷的墓碑前,John掩面失声哭泣。

  他的世界在Sherlock纵身跳下的瞬间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    本就千疮百孔的心脏叫嚣着Sherlock的名字,用尽全力在胸腔挣扎,它企图跳动,最终却只发出类似酒瓶破碎的声音。 

  “I was so alone,until that day I met you.”

  “I am so alone,because that day I lost you .”

守护兽【私设】

    大量私设,注意防雷!

  这个世界里每人都有一只自己的守护神,或者说守护兽(因为基本上都是动物) 个人偏向叫守护兽。

  每个婴儿呱呱坠地时,手上都会抓着一枚外壳坚硬的蛋,蛋壳颜色就是守护兽的毛色。
  
  当婴儿第一次睁开眼的时候,守护兽会破壳而出,一瞬间周围人都能看到他守护兽,但,是闪现,很快就消失了。   

  那是唯一一次可以看到别人守护兽的机会,灵魂伴侣除外。

  守护兽刚破壳就是成年状态。它们与被守护者共享灵魂,也就是说被守护者受的伤会出现在它们身上。

  而且守护兽咬被守护者一口,顶多疼一下,不会有皮肉伤。  

  被守护者去世时,守护兽变回一个蛋,再不会破壳。   

  很浪漫的一种生物呢,在你睁眼时它会出现陪伴你一生,闭眼时和你一起走。

  再说下灵魂伴侣,其实就是两个残缺灵魂的相遇,但残缺程度不同,契合度也会不同。很少有契合度100%(两个灵魂残缺正好50%)

  他们可以看到对方的守护兽,有些灵魂契合度高的甚至能够碰触。  

  OK,大概是所有暂时能想到的私设了。

月考结束的短暂回归

啊,不管有没有人在意,我回来啦~


学业紧张暂时隐退啦

emm,思考良久后还是决定暂时下线一段时间叭,毕竟初三嘛……

但不管怎样坑(虽然很多)我一定不会弃的!

等着我(谁没事等你啊喂

PS:虽然知道没啥事儿但还是想说,前一阵改昵称顺便换了个头像,我是原来那只沙雕哈士猫~

【HW】守护兽

Chapter 1
  
         John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一头体态纤长健硕的黑豹蹲坐在那个正做着实验的卷发男人脚边。

  胸口沉寂的心脏慢慢开始复苏,它跳动着,由轻微悸动到猛烈撞击。

  嘭……嘭……嘭……!

  John不由瞪大双眼。

  这种心脏在胸膛疯狂乱撞的感觉,他从没有过。

  而且……

  手中冰凉湿润的触感让John回过神来,他的守护神—— 一匹浅棕色草原狼,用鼻子顶了顶他。

  John低下头和Ralap(狼的名字)对视,发现它眼中也有同样的疑虑。

  安抚地摸摸它的头,John撑着拐杖站在门边,上下打量卷发男人和他身边的守护兽。

  “Mike,借你手机用一下,我的没信号。”男人专心实验,连头都没抬。

  “你不能打电话吗?”

  “我更喜欢发短信。”

  Mike摸摸口袋,摊手:“对不起,我的在大衣里。”

  “用我的吧。”John掏出手机递到身前示意了一下。

  “哦,谢谢。”男人也开始观察他,当视线扫到John脚边时,浅色眸中划过一丝讶异。

  Mike好心介绍道:“这是我一位老友,John · Watson.”

  男人走近接过手机,黑豹跟在他后面,迈着优雅的步伐靠近Ralap,一双与主人神似的兽瞳中闪着好奇,后者则有些紧张地趴低了身体。

  John用余光偷偷关注着一黑一黄两只猛(萌)兽的互动。

  男人突然问:“阿富汗还是伊拉克?”

  “什么……?”John忙把视线从守护兽们身上移开。

  “你去的是阿富汗还是伊拉克?”

  “阿富汗,不好意思,你……?”

  一位金发女孩的出现打断了他。

  “Molly,谢谢你的咖啡。怎么把唇膏擦了?”

  “额……它对我来说没什么用。”

  “是吗?我倒觉得效果不错,不然显得你嘴太小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金发女孩Molly扯出一个腼腆又傻气的笑,盯着那背影看了好一会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实验室。

  “你对小提琴有什么看法?”

  John有些犹豫,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和自己说话:“……什么?”

  “我思考时会拉小提琴,经常一连几天不说话,你能接受吗?”男人轻轻耸肩:“你懂,了解新室友最坏的习惯。”

  新室友?

  “你和他提到过我吗?”

  Mike笑得诡秘:“一个词也没有。”

  “那室友……?”

  “我提的。早上我和Mike说像我这样的人很难找到室友,而现在,午餐刚过他就领来了一位老朋友,很明显,室友。这不难推测。明天下午七点见,我在市中心看中一套房子,我们应该支付得起。对不起,赶时间,马鞭落在停尸房了。”男人边穿衣服边连珠炮似的回答,在刚系好围脖时说完最后一个单词。

  “就这样?”John在原地歪了歪头。

  “哪样?”男人收回踏出实验室的脚步。

  “才第一次见面我们就要去看房?”

  “有问题?”

  John要被气笑了:“……我们不了解对方,我不知道要在哪儿碰面,甚至不知道你的名字。”

  男人叹了口气,又用低音炮“扫射”了John一通,他所知道的远远超过一个刚见面的人能知道的。

  “名字是Sherlock·Holmes,地址是221B Baker Street。再见,午安!”末了,他还扒着门朝John眨了下眼。

  男人,Sherlock的守护神Albert(黑豹的名字)看上去很喜欢Ralap,它抱着一脸懵逼的Ralap又舔又蹭。

  发现自己被主人遗忘,Albert发出幽怨地低吼,用头又使劲蹭了Ralap好几下才去追,走时还不忘用尾巴尖轻轻拂过它的下巴。

  留John和Ralap原地大眼瞪小眼,Mike一脸坏笑。

  好不容易平复的心又开始狂跳,叫嚣着Sherlock的名字。

  这可不太妙。

有点想写这个(其实已经写了一点)
有人看么?或者说……有没有大佬写过了?
来自一只文渣小透明的颤抖。

well,俗话说得好,当局者迷。

当Mary看着John
当John看着Sherlock
当Sherlock看着John